为了圆满 我们遍体鳞伤 风浪过后 前路熠熠生光

【苏靖ABO】 拐了爹爹回金陵

新年快乐!!!!!


私设:景琰帮庭生恢复了身份登基为帝,自己当了摄政王。

老婆被儿子拐回娘家怎么办?急!!!在线等!!!!

--------------------------------------------------------

我叫林天佑,是江左盟的少宗主。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本该和飞流哥哥去逛庙会的我却被困在书房替我父亲收拾乱摊子。

“黎叔,为什么这里还会有两个月前的奏报啊?”

“回少宗主,自从你和殿下回了金陵,宗主就没怎么处理过盟里的事清,那时候宗主身在株洲,我们也只是捡着要紧的回报一二,其他的就都被搁置下来了。”

然后都留着,还顺便带来金陵了?

“父亲是故意的,这绝对是报复”

还不是因为你居然敢诱拐你爹爹回金陵,黎纲腹诽着,你父亲那么记仇的人。

说起拐跑我爹爹这件事情我是很冤枉的, 我明明是看我爹爹被父亲管的烦了,就劝他和我一起回金陵修养一阵子,怎么能说拐跑呢。 

这话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话说自从知道爹爹怀孕了,父亲整个人都变得草木皆兵的,连爹爹走一步路都能吓出他一身汗的样子。诚然爹爹在生我的时候落下了些病根,可是经过这些年的细心调理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连蔺叔都说没事,劝父亲放宽心,可是父亲还是一副恨不得时时刻刻把爹爹捧在怀里的样子。爹爹一开始还是很享受被父亲这样悉心照料宠溺的感觉的,可是日子久了,爹爹也是烦得很。 每天连走一步路都不知道要先迈哪条腿,一天补药汤水不断,连我看着都觉得反胃了,可是迫于父亲的淫威,爹爹还是要闭着眼睛喝下去。终于有一天,黎叔说株洲太守似有异动,有密报说他在私自屯兵。虽说在我爹爹和庭生哥哥的努力下,大梁百姓安乐,风调雨顺。可是还是不免有小人包藏祸心,这株洲太守曾与献王来往密切,不得不防。万般不愿之下,父亲还是要前往株洲查个究竟。

那天爹爹好不容易可以脱离管束,惬意的坐在廊下小憩。父亲总是霸占着爹爹,有的时候我连见爹爹一面都难。趁着父亲不在,我一定要和爹爹好好亲近一下。

“爹爹”

“天佑,快过来”

我走过去坐在爹爹身边,爹爹伸出手来顺势把我揽在怀里。爹爹的怀抱好温暖啊,嗅着爹爹身上淡淡的梅香,想着要是能一直赖在爹爹怀里就好了。

我是跟着皇祖母长大的,听说爹爹孕期神思郁结又劳累过度,生我的时候遭了好大的罪。

因为要调养身体,还要帮庭生哥哥处理政事,我自然就交给了皇祖母照顾。记得我小时候见到爹爹,他总是皱着眉头,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见过爹爹笑。直到五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父亲,也第一次见到了爹爹的笑容。父亲回来后,爹爹变得温柔了许多,不再皱眉,脸上也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样温柔的爹爹,好想一直抱着不放开啊。不行,我要想办法打破父亲对爹爹的垄断,直到我看到爹爹对着送来的补汤皱眉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爹爹,我们回金陵吧”

“啊?怎么突然想要回金陵呢?”

“天佑想皇祖母了”

“你是想你皇祖母的点心了吧”

“天佑也很想庭生哥哥”

“要叫陛下”

“陛下说了,天佑要一直叫庭生哥哥,弟弟一直在,哥哥才不会变成孤家寡人”

景琰怔了怔,他原以为天佑一直叫庭生哥哥,只是小孩心性,没想到是庭生说过这样的话。

那个可怜的孩子,总是懂事的让人心疼,就这样把重担交给他,他也是很孤独的吧。

不知道母妃和庭生怎么样了,也确实好久没有回去看看他们了。

感觉出了萧景琰的动摇,少宗主决定再加一把火。

“爹爹,天佑好想你”

“我们不是每天都在一起吗?”

“才没有,爹爹好久都没有陪我了,你总是陪着父亲。人家练得字你也没看,写的策论你也没看。我跟飞流哥哥学了好些个新的招式呢,一直想练给你看的,可是你一直陪着父亲在屋子里,都不理人家。” 

天佑说着说着真的委屈起来,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萧景琰无奈,这小家伙说瞎话的本事也不知道随了谁,明明他的每一篇功课他和长苏都有细细过问,飞流和他练武时他们俩也都是在廊下看着的,这分明就是在耍赖嘛。这小家伙本来就生得跟长苏小时候一模一样,再配上这委屈的小表情,萧景琰哪里架得住这样一个委屈的小林殊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只觉得看见这张小脸整个心都化成了水。赶紧搂进怀里,轻轻地抚摸天佑的后背。想着最近被长苏拘的紧了,确实有些忽略了天佑,反正长苏去株洲也要一个月,不如回金陵看看母妃,顺便带着天佑游玩一番。

“好,就听你的,爹爹带你回金陵,看皇祖母和哥哥”

就这样我们少宗主的诱拐计划顺利完成了。一路跟着他爹爹游山玩水,享受着爹爹温暖的怀抱和宠溺的笑容的少宗主完全没有考虑过这诱拐计划可能给他带来的后果。

话说株洲这边,就是几个挑梁小丑不自量力而已。匆匆处理完事情的梅大宗主归心似箭,硬是把十天的路程缩短了一半。结果回到家看到的就是老婆被儿子拐走,人去楼空的景象。

还有一张信笺上几个飞扬的大字【父亲,爹爹和我回金陵了】

“林…天…佑…….”

黎纲被他家宗主的低气压震慑,默默地的替他家少宗主在心里点了一根蜡烛

于是梅大宗主又踏上了他的金陵追妻路

等梅大宗主追到苏宅,本以为终于可以把他家殿下软玉温香抱满怀的时候,却又扑了个空。被留在苏宅的家仆禀报,殿下和少宗主早早地就被皇上接进宫里去住了。

再次感受到强烈低气压的黎纲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宗主,殿下身体有太皇太后看顾,您也不要太担心了。明天一早我就派人去请旨。”

“不用了,派人给宫里传个消息就行了。”

消息送来的时候萧景琰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林天佑可是觉出不对劲了。父亲这次看来是真的生气了,居然舍得不立刻来找爹爹。天佑暗暗的担心自己,想着是不是要去庭生哥哥那里避难。

萧景琰回到苏宅的时候才觉得不对劲,整个宅子出奇的安静。

“殿下,你可算回来了,快去看看宗主吧”

其实黎纲更想说的是,快救救我们吧。

梅长苏一直死死盯着萧景琰,眼神里愤怒,想念,心疼交织着就是不说一句话。萧景琰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眼神,只想着要说些什么打破这样的尴尬。

“长苏,株洲那边怎么样?”

“没什么”

“一路上还顺利吗?”

“还好”

“怎的这么快就赶回来了?路上是不是很辛苦?”

“没有”

“长苏,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你一声不响的跑出来,路上出事怎么办?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情形,怎么能舟车劳顿?你看看才多久没见你就瘦成……唔……”

梅长苏将要出口的话都被萧景琰的嘴唇堵了回去,这还是萧景琰第一次这么主动,片刻怔愣过后,他伸出手把萧景琰抱在怀里加深了这个吻。不同于以往的温柔,这个吻充满着梅长苏的霸道和占有欲,直到梅长苏感到怀里的人有些呼吸不畅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萧景琰的唇。萧景琰的脸颊微微泛着红,两片水润的唇因为刚刚霸道的亲吻有些微肿,这样的景琰落在梅长苏眼里简直是致命的诱惑,他并没有留给景琰多少喘息的空间,又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这次的吻温柔缱绻,除去了刚刚霸道的占有,只剩下深深的思念,吻到最后还带着些委屈的意味。一吻终了,梅长苏把头埋在萧景琰颈间,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梅香。

“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景琰…”

梅长苏声声的唤着爱人的名字,声音里是缱绻的深情和想念。萧景琰知道他是太过担心,也没有出声阻止,就听着他一声声唤着自己的名字,享受着两人温情默默的时光。

梅长苏从背后拥着萧景琰,一下下抚摸着萧景琰微微隆起的小腹,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小殊……”

梅长苏笑笑,他总是喜欢在撒娇的时候唤他小殊,这声小殊总是能勾起梅长苏儿时的温暖记忆,属于他们的记忆。也总是提醒他感谢上苍,让他更珍惜他们这历尽艰辛的幸福。

“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

“明知故问,新年的第一天我怎么能不在你身边呢?”

“小殊……我好想你”

“景琰,我也想你啊。既然彼此想念,那要不要用行动缓解一下思念呢?”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不怀好意的笑容,无奈自家乾元总是这样不知羞,可是他却还是喜欢的紧。

“别闹,你总是这样,这大白天的,再说一会天佑该回来了”

“没事的,天佑不会来的,我已经交代了别的事情给他。”

说着又去吻萧景琰的唇,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萧景琰身上游走。萧景琰听了梅长苏的话稍微心疼了一下自家儿子,他父亲这记仇的性格不知道又会想出什么样的招数。像是感觉到了萧景琰的分神,梅长苏惩罚性的咬了下他的唇,意料之中的收到那人不满的眼神。

“景琰,怎的就分心了?莫不是觉得为夫不够卖力?”

说着又是普天盖地的吻落了下来,萧景琰被吻的昏昏沉沉早就无暇顾及其他,只能随着自己心爱的人在欲海里沉浮。这欲海一浪高过一浪,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心爱的人和他一起沉沦。

“少宗主,您回来了?宗主说了,您回来就请你直接去书房……”

--------------------------------------------------------

少宗主,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评论(12)
热度(146)

© Vivian惟惟Vivi | Powered by LOFTER